简介就是置顶。
我是垃圾画手。写文只是感兴趣
目前更新ut乙女,雷者勿点,感谢
虽然很感谢喜欢但是尽量不要日太多..?会感觉有点不适,感谢
因为是往动漫设计方面发展所以尝试一下日产周更的滋味,我超懒的我现在要锻炼我自己。【←算了吧,破灭了】
杂食动物。

Music lifeEND【咖啡×你】Day four

★地球之上
♣全文叙述,剧情解释+一点点糖,我真的尽力把糖塞进剧情里了
♥下一条更新我就把肉补上,委屈先看剧情了。

猛然睁开双眼,下身的凌乱,腰间的酸痛感,以及旁边背对着你的骨头架子非常清晰的应证了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事实。

你着实蒙了。

昨天晚上的激烈和快感成功的让你的creamy原形毕露,暧昧的互动简直让你脸色通红。不是,他怎么这么熟练!!

你忽然一顿,像是想起了什么。

骷髅原来不仅仅有舌头。

啊啊啊啊啊啊!!

你怂了,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你怕吵醒旁边的怪物,你实在是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和态度去回应他,所以你只能双手捂脸无声的呐喊着。忽然耳边传来一阵挑人心弦的喘息声,你害羞的简直想要找个洞钻进去!他,他醒了!!他在朝你耳边吹气!!你要疯了!!你有些恼羞成怒的放下手,用一种受欺负的样子看着他。

“宝贝,昨晚你就是用这种欲哭无泪的性感样看着我的,噢,那可真是个美妙的夜晚。”

你浑身一颤,瞬间大脑再次当机。他淡然的眼神就这么露骨的在你身上游走,在谈到“last night”等字眼的时候,你看见他的眸色瞬间开始变得粘稠深邃,他的声音还是像昨晚那样好听!沙哑中透露出不少情欲,引诱着愚蠢的猎物入网。他居然还在这个时候用舌尖轻轻舔了一圈牙口!!啊!!他太性感了!!

“你再这么看下去,我会忍不住的,again。”

“我能有什么办法啊!明明是你诱惑我!”

你看见他的眉骨,轻轻一挑。

一挑。

挑。

“So,这就是你色/诱我的理由?驳回。”他失落的弯了脊柱,头颅微微低垂,一副受了极大委屈的可怜样。那双饱含戏谑的眸子就这么看着你的眼睛,可怜兮兮的模样就像是你对他做了什么。

他压根不是什么小奶猫!!他是个狡猾的老狐狸!!

papy望着你通红的脸庞,眼中划过一抹暖意。

“papy...你应该知道,我们认识还不到一周。”

你忽然垂下眼睛,眼中的担忧和悲伤的情绪被他捕捉的一清二楚。

“你是真心的吗?还是说,我们只是单纯的“for one night.”?”

你感觉唇齿舌尖有些苦涩,今天是你和他认识的第四天,你却已经和他上了床。大概他只是玩玩,你也真是太没有警惕性了,虽然他对你的所有所做所为你并没有很强烈的去抵抗,但是你还是无法拒绝他所做的一切。

就像是很久以前就认识他一样。

他给你的感觉很熟悉,却又陌生,这才让你放下了警惕,和他度过了昨晚。他会不会觉得你很扯?他会不会从今以后就开始躲避你?会不会从此将你视为陌生人?会不会就此抛弃你?

你有些害怕了。

如果是这样,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爱情总是会让人冲昏头脑,等缓过神来才发现事情的复杂性,倘若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也许这一生就完了。

“我自然是真心的。”

他没有多余的辩解,直白的回答让你那颗悬着的心脏稳稳落地。

“哦...噢太好了,我是说,我真是幸运,明明是个这么轻易就被爱情控制的一个可怜虫,却意外的得到了爱情。”

“不,不不,宝贝,振作一点,你不是那么糟糕的人。我想,我是时候告诉你了,否则你可能又要忧心忡忡个大半天。”

他轻轻眨了眨眼睛,看着你充满疑惑的目光。

“你失过一次忆。其实怪物们已经和人类共同生活了整整一年了。先别这么惊愕的看着我sweety,我还没有说完。”

“No,只是你说的这个让我有点...”

唇间轻轻抵着一根冰冷,破口而出的话语戛然而止。那是他的骨指。你明智的选择闭口不语,一副乖宝宝的样子,但是那个家伙却不放过任何一次向你调情的机会!你明白他是在报复昨天的门外调情,真是个小气的家伙!!他从你的唇角滑至下颚,再缓缓降到锁骨,最后向你的两片柔软袭去...

“Hey papy!回归正题!”

你有些喘气息不稳,也不知是因为刚刚的接触还是喊叫的太大声,总而言之你总算是阻止了他。他轻飘飘的瞥了一眼你通红的耳尖淡淡一笑,又无奈的耸耸肩膀,那张表情好像在说你这幅模样没有任何的说服力。

“Ok。”

你努力无视着他放在你腰间的手臂,他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于是你就这样窝在他的怀里听他讲故事。

“你失忆的原因所在是一场车祸。毕竟这里不是你的故乡,所以在这里你没有任何亲人,就连和你熟悉的同学也一个都没有。身为一个留学生和知名主播,你对于他们而言是一个既特别又耀眼的存在,所以他们从来不敢主动向你搭闲话,因此导致你在学校没什么朋友。那么,你的医药费又由谁来支付呢?于是这个时候我就来了。你可能会有疑问,为什么我会帮助你?这又扯到另一个故事去了。”

“一年前怪物们刚上地面,虽然有了和人类一样的身份和地位,政府也分发了不少资助基金给每个怪物,但这不代表某些人类会依靠怪物的善良而去劫持财务。眼看着sans的杀意表现得愈来愈强烈,那双眼睛变得时而狂暴时而冰冷,我们买不了任何东西,甚至快要无家可归了。即使是这样我们也不能反击,因为怪物们才和人类和平相处,sans的手上也没有什么权利,这么快惹下事端可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但是,你来了。”

骷髅眼中的柔光将你包裹的紧紧的,这让你晃了晃神,你第一次发现骷髅原来这么的带有美感与艺术感。

“你明明只是个人类,还只是个大学生,却选择站在了我们面前,你的行为成功让sans清醒,你用最平和的武器——新法律,和半威胁的手法成功吓退了那群冠冕堂皇的人,你还介绍工作从而帮助我们拜托困境。作为报答,我将地下的回音花种送给你了,喏,就是角落你照顾的那朵。”

“顺便一提,这朵花带有监听功能,并且自动循环最后一句话。”

“什么??!”

你不敢置信的猛的看向那朵花。这么说...你平时的碎碎念也完全被他听见了??但是,但是...Hey——床离那朵花有那么一段距离,应该不会录进去吧...?

“什么??!”

一声和你相同的声音从那朵小花里传了出来,并且声音还不小。

哦,上帝,真好,完美极了,你养这花这么久你还不知道它有录音功能!

“wait,那么你的意思是我早就和你们认识了?可是为什么sans并没有认出我?”

“实际上,他一开始确实没有记起你,毕竟他现在可是人类政府的一个军事政治家,偶尔上上电视也算是家常便饭了,那么,就不有不少人类被他的气质吸引前来骚扰,虽然后来都被sans的骨枪给吓跑了。所以他才会一开始问你知不知道他是谁。不过后来他想起来了,才立马邀把你进门,当成最好的朋友去精心款待。而他之所以没有说破,是因为他以为你忘了他,虽然的确如此,但他不知道你出车祸的事。一年对于人类也算漫长,他也就归类到遗忘这一栏里了。”

“回归正题。然后我们存活了。”

papy呼出一口气,眼神温柔的看着你,他的指尖点了点你的腰,你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后来偶然我在电脑上看见了你——那个声音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的。再加上我第二次看你直播的时候你露了脸。于是我想,是不是只要我在你直播的平台上同样火起来,你会不会也能看见我。于是我就用舞蹈博人眼球了,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竟然只看打击垫主播,于是在网络上我们就此错过了,这可真是让我难过了好久。”

“后来你提到你在King区的Queen街道上大学,并在无意间提到了你常去的小酒吧,“Music Life”。于是我去看了你的大学,分析了你的经济水平和路途远近,用程序列出几条路线,最后推导出和你叙述最符合的地方——也就是这里,Minister别墅小区。也许是巧合,我在那天看见你进了那个小区,于是我跟在了你的后面,知道了你的住处和楼层。”

“如何?你的骷髅男友技术还不赖吧?”骷髅眯起的双眼闪着炽热的精光,低头看你的反应。

“这样完全是跟踪了啊?!还有我什么时候承认我们的关系了!”

“喔,看来你不希望我对你负责了?还是说,你讨厌我,所以想要甩掉我?”

“不,不是...不讨厌...”

Heh,一点反驳能力都没有的蠢货。

看见他得意的样子,你不清楚为什么你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我刚刚还在害怕你听见我跟踪你你会厌恶我呢。”

他说话一顿,微微低了脑袋,随后继续发起他的长篇大论起来。

“后来我没想到我的人气会这么高,再加上sans现在是总统最看好的官员,所以我们渐渐的有了些小钱,于是我就提议住在这,最后我们就搬到你隔壁了。当然,sans和gaster都不知道你在隔壁。你那次出门看见我从门口出来扔垃圾,我真的不知道原来一个人类惊讶的样子也这么的赏心悦目。你看见我只是微笑着向我点了点头,随后离开了。从那天起我开始进入你的家,为你做早餐,为你整理家务,在你疲劳过度而睡着的时候轻吻你的唇角,在你洗澡的时候就将远处的毛巾放在你刚出来就能碰到的地方,当然,我不会做出很出格的事情。我干了一切男友该做的活,因为我渴望着,渴望能够和你成为那种关系。但是我不敢和你明示,我知道你清楚做这些事的是谁,而你的不追究纵容了我对你的感情。有时候我也会想,是不是你也喜欢我?但是当时的我还很沉默,而且其实这样跟踪着你并偷偷进入你的家都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事,所以我完全不敢想的过深。”

“直到你出了车祸,失去了一年第二个月份以后的记忆,也就是说,还包含了我们生活在地上十一个月的记忆。医生告诉我,你刚出车祸,状态不太好,不能一下子接受这么多的信息,至少两天才能够完全回复精力。一开始我无法接受,不太好意思的说,我当时差点失控。”

你看着眼前的骨面色泛橘黄色,不好意思的垂着眼眸看着你,你感觉自己的心很轻很轻。你居然对他曾经跟踪过你的事情一点都不感到反感,反而有些愉悦。

或许你也喜欢着他吧。

“幸运的是,即使是失忆习惯还是不会有所改变,所以我还是帮着你做一切家务,你看起来好像没有察觉,于是我们就这样僵持着。不过还有一点好处,正因为你对我有印象,所以你总是关注着我。这是个追你的机会。当时我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改了孤僻的性格,开始向你的小酒吧投资,展开那个活动,我和他们解释你失忆了,需要他们做出第一次和你见面的反应。一开始你的那个朋友,silv,他并不同意,不过他的老板劝说了他,他也只能答应了。原谅我的一些手段,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掩盖我自己的私心,毕竟谁会没有那么大的胸怀去给情敌机会?我可没有掩盖我喜欢你的事实,他们看不出来也是他们自己的问题。”

Oh,那种小得意的笑容真的快把你融化了。

“好在,在你想起全部之前,我将你成功吃到手了。令我惊讶的倒是你的主动,我没想到你居然不是一个温柔冷漠的人,难道,这才是真正的你?”

“我还纠结过两天对你来说会不会太少,所以你看,第四天我才和你解释。”

“抱歉...papy,我还是没什么印象...”

“没事,我会陪着你一起想起了的,honny。”

甜蜜的话语伴随着他独特的奶油香气,将你包裹的紧紧的,一刻也不会松开。

你想,你大概是沦陷了。

你爱着他,深陷其中,无药可救了。

THE END.

后话。

在SJ和papy还未公开关系的时候,也出过这样一件事。

当时papy跟着sans外出工作,一位跟踪狂不断发情书,内容露骨火热,他随意进入她的家,盗取她的贴身衣服,在她的家里肆意妄为的翻动,甚至还留下他自己自卫过的痕迹。

...

你着实被恐吓到了。

你约了他见面,他眼里的疯狂与病态显露的一清二楚。

“SJ!你终于肯见我了!我爱你!和我在一起吧!”

“你觉得可能吗?异想天开!”

“为什么?!难不成你觉得和那种恶心的骷髅你能够被你的父母接受??!”

“看来你的信息不足,我已经带他见过我的父母了,虽然父亲有些不满,但是母亲却觉得怪物心善,不像人类那样肮脏——就像现在的你一样。”

“我肮脏??我是在爱你啊!!!你为什么就不懂呢???”

那张因纠结而变得丑陋的脸暴露在你的眼前,同时他还不断挥舞着手中的刀具。你有些慌张,虽然你已经准备拉开报警器,而且也得只今天你的小奶油这个点会回来,但是你还是被他吓了一跳。他有武器!!你哪来的勇气来把他邀进家的??!

“因为你只会侮辱我,骚扰我,破坏我的生活秩序,让我每天提心吊胆,你这不是爱,你这叫犯罪!!”

“人类,你在做什么?”

阴冷的声音透着强烈的冷然,你慌神的腿一软,倒在身后的怪物身上。

“不用害怕,宝贝,我回来了。”

他轻轻的咬着你的耳垂,这让你瞬间冷静了下来。

“嚯,恶心的小骷髅来干扰我们的爱了吗?啊啊啊,我不允许!!”

“不要看。”

你的眼前一片黑暗,但你听见了人类的惨叫,以及怪物隐隐约约的嘶吼声。

安静了片刻,你终于重见光明。

“答应我,以后不要冒险了,有时候你很聪明,但有时你也很蠢。”

那双眼睛有些怒意,大部分占据眼眶的却还是温柔的爱意。

“我知道了,宝贝。”

后话比较了跟踪狂和papy的区别。

TURE END.

评论(11)
热度(62)